飘灯作品集

飘灯作品集在线阅读

飘灯,杨若冰,笔名飘灯,职业撰稿人,曾出版有《A3之挚爱永生》、《落日》、《风尘叹》、《茗剑传奇系列之:破阵子-龙吟》等作品。作者文学功底扎实,作品汪洋大气,内蕴振奋人心之力量,写作多年,有相当读者基础,是时下古派路线武侠的代表人物。

代表作品《》 《》 《》 《》

推荐作家

飘灯小说全集
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4本
  • 天下第一关

    天下第一关 作者:飘灯 古今交错,相差了百千年的三个灵魂长存世间,什么让他们不灭? 而今活在这里的不是谁的转世,但为何却总是有奇异的梦境? 天下第一关,那一呼百应的豪情怎会经久不灭历久不衰? 他起床,他踱步,他快走,他穿上衣裳想冲出门又犹豫着脱下,他开窗又关窗,十月的嘉峪关已经寒风凛冽,透过薄薄的羊毛衫,好像能一口气吹到人心窝里去——王固若忽然有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里升腾,势不可遏——我这是怎么了?很小的时候起他就在笔记本上写,每逢大事有静气,多年来刻意的训练也确实让他变成一个冷静而理性的人,这样的焦躁和幻想,好像只在中学时候交出第一封情书之后才有过,他确定自己在煎熬之中,他需要秀秀的一个回复,哪怕是分手,也强过自己胡思乱想她的一切可能的可怕的遭遇。 关心则乱。 深秋时节,大而圆的落日如一面昏黄的铜镜,挂在月氏国的东界。衰草被劲风拽在地上,象一道道青色的爪痕。 轩史昂枕着马具,三个手指间,一枚铜币滴溜溜乱转,国君和夫人的肖像交替着出现在…
  • 茗剑传奇2定风波潜行者

    定风波·潜行者 作者:飘灯 茗剑传奇四连环之2 潜行者 第一章:惊鸿 那么快的暗器。 那么不顾一切的暗器。 坐在暗处的黑衣侠士眉头一扬,落下一枚白子。 红纸一封书后信,绿芽十片火前春。汤添勺水煎鱼眼,天下刀圭搅曲尘。不及他人先寄我,应缘我是别茶人。 ——唐·白居易 一树月季正开得热闹,似白雪,却比白雪多了一分香。吴长天眉眼都笑开了:“惊蛰做的包子可是一绝,为师想念很久了。” 两人说说笑笑地到了五门,这里是用餐的地方。厨子老程端上两碗熬得清碧的荠菜粥,和几碟脆嫩的咸菜,道:“馒头马上就蒸熟了。” 惊蛰将带来的小笼包摆在碟子里,恭敬地端给吴长天:“师父,请。” 吴长天伸出两根指头,拈了一只小笼包:“三儿好手艺。” “师父见笑了。”…
  • 茗剑传奇3如梦令三窃

    如梦令·三窃 作者:飘灯茗剑传奇四连环之一开端:江边上竖起高台,满满的围了村人,道士巫婆当中做法,铃铛咒语没完没了的嗡嗡响。那些个冷漠或是虔诚的脸孔都模糊得很,惟有江水清晰,它黄浊柔和,一波波凶险地荡着。水面上铺了张厚厚的竹底毡子,女孩跪坐在上面,随着它没着没落的摇晃。女孩不大,五六岁的模样,但是大眼睛,薄唇,鼻子小巧玲珑,细软的卷发梳成两个团子,俏生生地扎在头顶两边。无疑那是个美人坯子,小户人家难得有小囡出落得这样俊秀。只可惜她来日方长的美丽是无缘示人的了,她没有机会长大。一月之前女孩被选作今年祭祀河伯的贡品,今日,全村的人来送她上路。他这番话说得轻描淡写,却颇有一股寒意透出。碧落看看宿尘,虽然担心却也松了口气——毕竟喝些苦茶而已,这惩罚也算不得多重。看凌笑然脸色不善,可想而知他这一路逃跑给他主人惹了多少麻烦,能这般一笔揭过,人家也算得仁慈了。至于回得山庄要如何算帐,她不得而知,但那毕竟是以后的事情。宿尘望着面前一壶热茶,半晌挪不动地方,看他脸色,…
  • 茗剑传奇4梧桐影莫道无情

    梧桐影·莫道无情 作者:飘灯 茗剑传奇四连环之一 一 优昙客来 夜深,人未静。 老人极自然地醒来,轻咳一声,并未点灯,伸手摸过夹衣披好,开了门。 门外清辉满地,院中,一大株优昙月光里亭亭而立,雪白花蕾团抱如拳。 鲜血不断滴答而下,渐渐在身底下流成了一条小河,别在背后的竹离落在血泊之中,是鲜红底子上的一抹惨淡苍绿。她亲手除掉妖孽,心愿已了,伸出手去拾起竹离,握在手中又想起大叔来, 不由微微一笑,身子一晃便倒了下去。她朦胧之间,只觉一个黑色身影掠进洞来,心想原来死前果然有幻觉,老天爷你倒是知道我想着谁,正想笑笑,身子一动已被人抱了起来,便听那人连声 叫道,“小妖!小妖!”声音中既急切又悲痛。 老者姓王,早年在京城大户人家作花匠,说来也怪,什么花到了他手中,立时多了活气,开得格外灿烂,还往往培育出从未见过的花色来,人以为奇,皆称之花王。六年前,他厌倦了红尘纷扰 ,孑然一身归隐山中,仅以养花自娱。…
  • 游必有方/苏旷传奇番外

    游必有方 作者:飘灯 游必有方(苏旷传奇番外)作者自注: 交代下背景:这个故事时间上在《风雪夜归人》之后,《为妇之道》之前,也就是说它本来应该在《重整河山》那本书里,是整个系列的一个补丁。 苏旷系列阅读链接: 正传:《苏旷传奇》 外传:《苏旷传奇之重整河山待后生》 番外:《游必有方》 前传:《破阵子·龙吟》楚随波看苏旷当然更不顺眼,虽然那时候他们都还不懂寄人篱下四个字的意思,但不管怎么说,楚随波在自己家,走来走去的被人欺负,心里总是不舒服的。 楚随波后来不被欺负,倒不是苏旷转了性子,而是苏旷很快发现和更大的孩子打架更有乐趣,随随便便就无视了这位四少爷。 苏旷对于打架的乐趣是发自肺腑的,而大多数同龄孩子也有差不多的癖好,于是各家武将之子,捕快的徒儿,京师各大门派的小孩子……也慢慢自发凑在一起,每旬一回,打群架玩儿。 苏旷解释:“没有没有,我很仰慕暹罗的。只是,这几十年里头,我还要爬爬山,看看水,听听风,赏赏月,找找乐子读几本闲书,娶上个媳妇,哦,还得照…
  • 茗剑传奇

    “茗剑传奇”系列包括第一部《破阵子·龙吟》、第二部《定风波·潜行者》、第三部《如梦令·三窃》、第四部《梧桐影·莫道无情》。四部小说情节分角色进行,独立成篇却互有联系,合而读之更有趣味,敬请关注。 《破阵子·龙吟》(茗剑传奇四连环1) 作者:飘灯 塞北草原的达里湖畔,有性烈如火的独行女匪龙晴,纵横千里的马帮霸主,快意恩仇,高歌如酒。然而,随着一个年轻人北上,铁血的大幕逐渐拉开,京城的争权夺势渗透进了边疆的万里长城,家国事,江湖事,交融成传奇轶事;儿女情,兄弟情,汇聚为破阵龙吟。这是一段在荡气回肠中明朗快意的风云外史,可以佐酒三樽.…
  • 像妖怪一样自由

    落日尽处的红与黑中,青铜的幻影与黄金的面具相撞破碎,一条大汉阔步而来,他从很遥远的南方起步,路过被白象尸体堵塞的河流,路过凤凰衔木*的神木,路过冰冷的荒原和干旱的村庄,路过尚未来得及埋葬文明的沙丘。他一路向着极北方而去,在无数个神圣的黑夜行走,脚步和大地的脉搏俨然共鸣,太阳的金光在他背后竭力撕扯,但终于越拉越细弱,铮然一声碎裂,化作冰原上白而碎的裂片,凝结在冰雪和岩石的缝隙中。阳光断裂的创口处,鲜血涌了出来,天空张开巨口,大地伸出獠牙,神的血会飘扬,魔的血会滴落,但这个人没有,他的血液在背后迸溅,鲜红的霰粒飞舞,奏出一曲上古愤怒的歌。…
  • 风尘叹

    过了淮河,水田湖泊渐渐绝了影踪。秋天惨淡的黄昏里,远远的一溜儿山尖次第摆开,为山下一片小小的村落多少挡住了些北来的寒风。入秋以来,天渐渐黑的早了,远山变得黑漆漆一片朦胧。山间藏着座小庙,古木颓椽,连年的兵火,早已破落的不成样子。只有庙楣上隐约一个“山”字尚可识别,其余的一切都剥落成一整片的荒芜。…
  • 苏旷传奇之重整河山待后生

    正传:《重整河山待后生》苏旷游侠江湖以武会友。忆及十年前惨败于丐帮帮主丁桀手下,于是重整旗鼓,前往洛阳拜山。丐帮挟五百年威名,但至此已经是强弩之末,由仅仅依靠几代帮主联手打造出的天才少年丁桀支撑门面。更加上帮众分裂,魔教入侵,一团混乱。丁桀看透种种问题核心不在于恩怨而在于整个武林的僵化,意欲前往昆仑,打破数百年来的旧格局。苏旷最终欣然随行。…
  • 地狱之火(A3之炽爱永生)

    米夏和苏若,是理想和纯洁的化身。苏若的伟大在于她一生都在为了艾尼高大陆的救赎而努力;而苏若之动人却在她印在满是血污的嘴唇上的两个吻。作为两个对立的存在,斐迪南和胡里安一直在对比着,也一直在变化着。如果说苏若和米夏代表了理想,他们代表的就是现实。苔丝的路其实就是艾尼高的路;从蒙昧转而痛苦,从痛苦又升华为神圣。让这样一个女人担负起终极审判的使命,就不得不经历若干考验。玄幻小说的最大魅力,应该就是可以扔开一切架构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。这个世界依然有暴力,有浓血,有悲凉,却可以迸射出不可忽略的正义之光,可以发散出不可阻挡的爱的力量。…
  • 茗剑传奇1:破阵子龙吟

    塞北草原的达里湖畔,有性烈如火的独行女匪龙晴,纵横千里的马帮霸主,快意恩仇,高歌如酒。然而,随着一个年轻人北上,铁血的大幕逐渐拉开,京城的争权夺势渗透进了边疆的万里长城,家国事,江湖事,交融成传奇轶事;儿女情,兄弟情,汇聚为破阵龙吟。这是一段在荡气回肠中明朗快意的风云外史,可以佐酒三樽。…
  • 落日

    这是一段发生在古早之前的故事。初唐天下甫定,突厥纵马。铁骑狼烟中侠骨柔情。书里有千里关山的豪迈,也透着女性特有的委婉细腻。边庭苍茫,草原落日,纷扬白雪过塞北。从黄河古道到阴山下,雁门关少女跨金乌马,横巨灵枪,独当千军。杀伐与柔婉纠葛,江湖与军争缠绕。实是难得的佳作。谁才是历史最后的胜利者?真相到底如何?最后的最后,烟消云散,当一切的传奇都归咎于野史外传,成为茶余饭后笑谈之时,大唐辉煌盛世,正徐徐拉开序幕………
  • 亚马逊女王

    传说中,亚马逊河之下,冥河之上,坐落着神秘的亚马逊王国。传说中,亚马逊的子民超越生死,崇尚自由,终日无忧。然而,真相总是残酷的。所谓不老不死,只是王国的缔造者与天神的一场交易。当航海时代疯狂的远征者吃掉了创世的神衹,灾难与惩罚顿时降临。几种文明在亚马逊丛林的深处碰撞,沉睡了七千年的亚马逊王国被推到了战争的边缘。龙的传人、印第安土著、吸血鬼家族、亡灵军团以及丛林的精灵蜂拥而至……新一任亚马逊女王,在诸神死亡的时代,该何去何从?弥漫着战争、屠戮、掠夺的昔日伊甸园,又将面临怎样的未来?当历史归肮、爱情寂灭、战争结束的一瞬,是否会是另一场传说的开始?…
  • 苏旷传奇

    东篱把酒黄昏后,天下第一杀手沈东篱吟诗漫步;探著南枝开遍未?妙手无双的沽义山庄主人明眸巧笑;苏旷的朋友到底都是些什么人物?就连苗疆异蛊金壳线虫居然也位列其中。江湖很险恶吗?他怎么不知道?南沽义,北箜篌,天下水楼的主人冷姑娘是何等奇女子?一瓶“观音石乳”引得四位好友天南海北而聚,一张千手观音图,续接沈东篱三年之前未完成的一场追杀;一骑茫茫,万里黄沙,一场隐没于敦煌之内的惊天奇谋,正在等待苏旷!…
顶部
<base id='SP'><small></small></base><marquee id='tgi'><address></address></marquee>
    <blink id='hAEc'><ins></ins></blink><s id='YDYBP'><s></s></s><kbd id='nIhQgvi'><nobr></nobr></kbd>
      <strike id='IJkw'><thead></thead></strike>
        <fieldset id='mmEJMlbF'><abbr></abbr></fieldset>
        <strike id='XNud'><abbr></abbr></strike><person id='MLVAO'><thead></thead></person><big id='iEMjivo'><sub></sub></big><cite id='ELJP'><bdo></bdo></cite><em id='uCRCyv'><kbd></kbd></em>
        <caption id='bp'><marquee></marquee></caption><option id='kG'><kbd></kbd></option>